一错成婚之首席不好惹......

      滨海别墅,露天泳池,那女子魔鬼般惹火的身材,一头大波浪形暗黑色卷发发出耀眼的光芒,修长三点基尼,显出身材的完美绝伦,人面桃花相映红,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       女人“哗”的一声跳入泳池中,像一条水中自由自在穿梭游行的美人鱼,游了两分钟,上岸,侍女递过来浴巾,千寒将白色浴巾紧紧裹在自己的娇躯上,许是夜晚的风有些凉了,千寒身子也有伴着一丝颤抖。       “去衣帽间,把我的晚装准备好。”千寒对身边的婢女说道。       “是,小姐。”婢女转身,步履轻盈的走进别墅的大门。       随后千寒也走进衣帽间,换上婢女拜访在衣橱的晚礼服,偌大的白色衣柜里面一件一件按颜色整齐的排列好,旁边的鞋柜按照鞋跟的高矮也是一层一层的摆满了十几层,都是精致又大牌的鞋子,千寒定了定神,犹豫着要穿那一双高跟鞋才衬得上一袭白色单肩的晚礼服。       想起一年前意外得到了一双鲜红色的高跟鞋,那双高跟鞋全球只有一双价值不菲,赠物之人亦是不凡之人,自从一年前得到这双十公分的红色高跟鞋,千寒只有试过合不合脚,正式的场合还没有穿过呢。       既然明天做的任务也是一个重要的场合,以示尊重,千寒还是决定就穿这双红色高跟鞋了。       换好衣服和鞋子,千寒忍不住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精致的鹅蛋脸,弯弯的柳叶眉,娇艳欲滴的朱唇微微开启,及腰的黑色卷发自然垂在丰润的胸前,这种若隐若现的美,哪个男人又能抵挡的住呢?       “最后的一个任务,做完这一次就彻底的告别这个职业了!”千寒默默的对着镜子中的自己说。       每次出任务前,千寒都是对着镜子给自己鼓励加油,希望这次能真正的做一个普通的学生妹,在校园里真真正正的谈一次恋爱。       然而最后的一次任务却也是最困难的,比以往的都困难,那个东西不是一般的东西,是年氏企业最近得到的一颗钻石,名字叫麦克亚当,价值五十亿,如果这颗钻石能顺利的得手,千寒和其他三姐妹的下半生就真的不用愁了。       *****求收藏分割线******       年氏企业,总裁办公室。       新上任的总裁年景同悠哉的坐在办公椅上,通过ipad看着会场里的情况,那是年氏举行的三十周年庆的狂欢典礼,也是为了欢迎新总裁上任,而此时这位新总裁却躲在办公室里,,年景同一向不喜去那种场所,每个人对他的阿谀奉承巴结讨好让年景同十分厌恶,还是在他这一亩三分地里自在。       “小同同,你怎么还在这里?走啊,去泡个小妞儿玩玩。”不请自来,办公室的门被一位戴墨镜的男子推开。       这人叫相承志,是年景同多年的好友,此人最大的爱好在开门的时候就说出来了,就是泡妞。       “我不去,你想去的话你自己去吧!”一记白眼,年景同不再理相承志。       “我说不是吧年景同,楼下举行的party可全都是为了欢迎你的,你不去可不行,况且这party大家都带女伴的,你不是指望跟我跳舞让大家都以为你是个…吧?那我告诉你,你就别指望了,我是带了女伴来的,没想到吧,哈哈……”       年景同真是一脸的黑线,这个相承志,还真的以为有女伴了不起了吗?况且他年景同是年氏的小开,坐拥资产几百亿,跟他相承志搞基?怎么可能?如果是真的,恐怕全城的年轻女子都想自杀了。       “这种场合我等会就去走个过场就够了,我刚上任还有很多工作要做的,你以为谁都像你天天游手好闲?”这么多年也是混的太熟了,所以跟相承志说话年景同也是一点都不客气。       “你说你,美国华侨处事居然这么老土,不谈恋爱也就算了,女人你都不接触,要不是我与你相识多年,我都会认识你真的是个gey的,你不接触女人,你怎么知道女人其实没有那么可怕,她们会给你带来很刺激的感觉的,相信我!”相承志忍无可忍,只好上前拉住年景同准备把他带入会场。       “相承志,你要带我去哪?”年景同知道相承志肯定是要带他去会场的,不过走的方向却不是会场的方向,年景同是新上任的总裁,总是要出席的,但是这相承志是打算带他去哪?       “我的年景同大总裁,我还能带你去哪啊,只是帮你带一个面具而已。”       相承志拿起一个鬼脸的面具帮年景同带到脸上,然后朝着会场的方向走去。       年景同,年氏企业的新任总裁,这只是他其中的一个身份,年景同对商业管理和珠宝设计都有着极高的天赋,长相帅气又多斤,是这个城市出了名的黄金单身汉,不过几年前因为一场失败的恋爱而导致心中不再相信,对于女人和,他是绝对不会再轻易触碰的,而年景同身边的好友相承志,确实出了名的花花大少,从小和年景同一起长大,相承志从小身边就不缺女人,总是围绕着形形色色的美女,相承志总是对年景同说,他从未去招惹任何一个女人,都是那些女人来招惹他的,自动送上门的货,岂有不收之理?这话确实不假,很多时候,确实也是相承志被动的接受的。       相承志还有一个出了名的特点“就是嘴损”,如果说嘴损也是一项特长的话,那相承志真的是当之无愧,相承志也是因为嘴损,而跟着年景同做到了年氏的副总的位置。       今晚年氏举行的party有两个会场,一个主会场,主要是招待一些社会名流贵族的,并且在这个场合也要展示几件即将在巴黎进行拍卖的珠宝,包括千寒盯上的那款麦克亚当钻石。       看完记得:方便下次看,或者。
002 小姐,我请你跳舞
      另外一个副会场就是招待一个公司员工和上流社会的公子哥名媛等,让他们吃喝玩乐,这个副会场也是个化装舞会,每个出席的人都必须戴着面具。       年景同把面具拿了下来,“相承志,你别胡闹了,我得去主会场,等一会珠宝展示我得参加。”       “年景同,你不是吧?我辛辛苦苦把你带过来就是为了疯狂的玩一场的,你现在居然给我说要去那个气氛沉闷的主会场?你要是把我一个人扔在这边我就跟你断交!”相承志每次都拿着断交给威胁年景同,年景同已经习惯了,所以根本不在意他抓心挠肝的话,依然迈着大步子向前走着。       好好好,我真是败给你了!       相承志赶紧一溜小跑跑过去黏在年景同的身上,一脸谄媚的笑:“小同同,算了输了行吧?求求你跟我去吧,人家真的很想去化装舞会玩嘛,你要是不在我身边,我会寂寞死的!”       “你不是有舞伴吗?寂寞什么?”年景同回答。       “可是那些女人怎么比得上你啊,再说有你在身边,会吸引更多的女人注意力,你想想,你不知道她们的样子,当把面具摘下来的时候,你会不会有期待看到她们长什么样子呢?这样多刺激啊,很好玩的,就试一试嘛……”相承志还是不断的在哀求着年景同。       如果不是相承志那句面具摘下来期待的样子,年景同恐怕根本不会为之所动的,但是,他还是犹豫了。四年前,年景同还在美国的时候,就曾经参加过一个化装舞会,在舞会上他认识一个女人,并且发生了一夜情,但是他始终不知道那个女人是谁,更加不知道她长的什么样子,最可气的是,那女人居然用钱来侮辱他,在临走的时候桌面上居然放了一沓钱,难道那女人是把他当做牛郎了吗?当时年景同想撕碎那个女人的心都有了,但是心里同时也多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始终对那个女人念念不忘,更加念念不忘那个夜晚的感觉,也许也因为那是年景同的初夜,所以心里才更加放不下吧!       往事不堪回事,该死的化装舞会!想起四年前的事,年景同不禁紧皱眉头,心里暗暗的骂了一声。       “小同同,好不好嘛,你就跟我去化妆舞会吧!”相承志拽着年景同的衣角示意他留下来。       “ok,走吧!”一是应付喋喋不休的相承志,二也是心中有所期待,虽然不是在美国的时候,但年景同还是想去看看。       ****求收藏分割线***       千寒此刻车就停在会场的楼下,换好服装的她正在进行着最后一次的检查工作,生怕出现什么纰漏,千寒的礼服都是特殊定制的,有一些秘密在里面,当然外人是看不出来的。       “千寒,你确定自己一个人能搞定吗?不需要我陪你吗?”旁边一个女声响彻耳边。       “不用了,我们按照老规矩来。”       优雅的下车,十公分的高跟鞋嗒嗒作响,进入电梯,千寒来到了副会场,在进入副会场之前,她已经戴好了需要的面具,虽然参加过很多狂欢party,但是一进来的时候,千寒还是惊了一下,真不愧是年氏,副会场就已经是人山人海了,每个人脸上的面具都不一样,在花花绿绿的颜色中穿梭,千寒一眼就看到了一个鹰头的面具。       “千寒,好久不见,我料到你会来。”鹰头面具走到她面前,趴在她耳边轻轻的说。       晕,这老哥神机妙算吗?而且她还戴着面具,这都能一眼就认出来吗?       “飞鸿?”千寒觉得自己真是出师不利啊,一出门居然就碰到了这个天煞孤星,每次都是化装舞会,每次都是这个家伙,他还真是阴魂不散,四年前若不是他给千寒下了药,千寒也不至于跟一个陌生男人**,这件事千寒还没有跟他算清楚呢,他倒是自动送上门了,但是千寒明白,此次飞鸿的目标肯定和千寒是一样的,麦克亚当!       “千寒,几年不见,是不是很想念我啊?四年前你突然间就消失了,可是让我好生的想念啊,你去哪里了?”说话间,飞鸿已经抓住了千寒的胳膊,脸在千寒的肩头一个劲的蹭着,让千寒的中饭都想吐出去。       “是吗,我也像你那么想念我一样想念你呢!想你……死!”在这个职业中,千寒也算得上的远近驰名,这个行业的人还没有没听说过千寒的,但是在这个行业中,千寒算得上是翘楚,但是四年前在美国受到了飞鸿的暗算,让他下了药,她就已经决定退出美国并且第二天就买了机票回国了,而飞鸿那个王八蛋,千寒也今生都不想再看见了。       但是现在千寒的目标是麦克亚当,收拾飞鸿的事必须搁置一边,等成功了再修理他也不急。       “sir,可以请我跳支舞吗?”为了摆脱这个缠人的飞鸿,千寒随手拉住身边一个男人的胳膊。       年景同回身,看到了一个戴着吸血鬼面具身材火爆长发飘逸的女人正拉着他的胳膊,女人的力气很大,似乎没有征求年景同同意的意思,而是在告诉他,请你陪我跳一支舞,眼神中是那么的犀利。       吸血鬼面具让年景同很是熟悉,美国四年前的那个女人当时就是戴着这个面具的,但是现在的化装舞会有很多人都戴着吸血鬼的面具,所以年景同不会以为这个女人就是当年的那个女人,他只是愣神了。       “美女,不介意我可以请你跳一支舞哦!”相承志从没见过身材这么火辣的妞儿,即使看不到女人的面容,但是相承志想这个女人身材这么火辣,面相一定也是极好的,所以他迫不及待的想一尝芳泽。       不等千寒的手搭在相承志的手上,年景同就已经将捣乱的相承志一把推开了,并且小声的说:“你有女伴了,跟着瞎凑合什么?”然后转身正对着千寒说道:“小姐,我请你跳舞!”       看完记得:方便下次看,或者。
003 帅哥你帮帮我
      这是跳个舞而已,面前的这两个男人争来争去的还真是麻烦,若不是飞鸿那个怪物在盯着千寒,她一定不会理这两个无聊的男人的。       白皙柔嫩的纤纤手指搭在年景同略显粗燥黝黑的手掌上,踏进舞池,两人随着音乐扭动起身子。       一旁的飞鸿看着千寒被个陌生的男人抱着跳舞,眼中的怒火可以燃烧整个大厅,若不是因为不想引起骚动,飞鸿早就上去把千寒带回来了,但是今天的目标不是千寒,而是麦克亚当,所以飞鸿还是忍下来了。       当然千寒也是因为想要避开飞鸿所以才随便找个男人来跳舞,她不知道这个飞鸿是耍什么花招,所以还是防备点好,今晚上为了麦克亚当,其他三姐妹都出来行动了,所以就算千寒不出手也会万无一失,只要千寒能拖住这个飞鸿就没有什么大问题了。       “大美女,和我跳舞这么心不在焉可不好哦。”年景同是个观察很细微的人,感觉到身边的女人左顾右盼的,心思完全不在跳舞上。       “我戴着面具跳舞,你为何叫我大美女?”优雅的转圈,美丽大方轻盈。       “戴着面具,但我猜出一定是个大美女。”       “你是算命的?”千寒浅笑,问道。       “不是,我是靠嗅觉闻出来的,你身上有大美女的味道。”这句话年景同并不是在奉承,而是由衷的赞叹。       千寒表面优雅大方的微笑,心底却免不了暗骂一声,这是什么不靠谱的男人,身上有大美女的味道,美女是靠闻就能闻出来吗?这个男人也一定是个大色狼!       “先生,你真幽默。”心里是那么想,嘴上却说的那么虚假,千寒莞尔一笑,虽然面前的男人带着面具,但是嘴唇还是可以看到的,看嘴唇其实千寒觉得这个男人还是很性感的,不过别人说男人嘴唇长的性感通常是薄情寡义之人,不过千寒并没有闲情逸致来研究这个男人是不是薄情寡义之人,只是想利用这个男人牵绊住飞鸿,这是千寒唯一的目的。       “那我闻闻你的味道,我猜想你也一定是个大帅哥了,大帅哥,我跳的有点累,介不介意一起到旁边陪我喝一杯呢?”千寒是个聪明的女人,通常这种时候帅哥一定是陪同的,不过千寒必须及时通知一下姐妹们,今晚的行动她不参加了,负责在这里牵绊飞鸿。       “能陪美女喝酒,荣幸之至。”       飞鸿眼睁睁的看着千寒在这边和男人**却没有办法阻止,只能自己一个人拼命的喝酒,还有应付身边莺莺燕燕的美女,千寒嘴角露出一个满意的弧度。       “千寒,你笑什么?难道这样子捉弄我你很开心吗?”飞鸿是在忍不住看到千寒在跟别人**,打发了身边的莺莺燕燕,飞鸿来到了千寒的身边。       “拜托先生你哪位啊?我好像不认识你哦!”看到飞鸿的眼睛里都快喷火了,但是千寒一点都不为所动,疑惑的看着飞鸿,如果她说认识飞鸿,那还就真的是傻子了,那样就没有什么好戏可看了。       “你说你不认识我?”飞鸿气的肺都快炸了,他为她喝酒为她生气,认识这么多年,还有那么多不平凡的交情,这个可恶的女人居然说不认识他?飞鸿此刻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理智了!       “好,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我认识的那个人!”说着,飞鸿就伸手一把把千寒的面具揭了下来,拿掉面具,千寒就不可以抵赖说不认识他了吧!       “喂,你干什么你?”猜测到飞鸿不怀好意,千寒早有准备,面具只被拿掉一半,并没有看清楚千寒的面孔,年景同就已经制止住飞鸿的手,对面前这个不礼貌的男人,年景同很是看不惯。       “你算哪根葱?敢这么和我说话!”被面前的男人阻止,飞鸿的怒火燃烧的更旺了。       但是千寒此刻却嘴角翘的更加嚣张了,撒娇一般拽着年景同的衣角,躲在年景同的身后,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对年景同说:“帅哥你帮帮我,我真的不认识他,我好害怕哦,你可以帮我打发他走吗,我害怕他不怀好意……”       千寒的手从衣角挪到了年景同的腰间,轻轻的触碰千寒感觉到了年景同的衣服底下一定是结结实实的肌肉,手感是真的很不错,想必这个男人也一定是个极品帅哥吧,千寒竟然有些迷恋,仅仅一两秒,千寒赶紧回归到现实,此刻她不应该迷恋男人的肌肉,而是摆脱飞鸿才对。       “喂你听到没有?这个小姐都说不认识你了,你识相点最好给我离她远一点,不然我对你不客气!”英雄救美,年景同是从来不会做这种事情的,不过不知道为了什么,就是想帮助这个和她仅仅跳过一支舞的女人。       “好,很好,千寒,好样的!算你狠!”飞鸿虽然已经喝了很多酒,但是也知道在这个场合不能闹,不然一定会带来不好的后果,所以只能纷纷的转身离开。       “帅哥,谢谢你帮我打发走那个不礼貌的人。”恢复了正常的状态,之前在年景同面前撒娇的那个小女人完全消失不见,只是正常的说话做事,还是那么的落落大方,回到座位上继续和年景同开心的喝酒。       “不过看样子,我觉得你好像真的认识刚才那个不礼貌的男人。”年景同不是傻子,看样子就知道是互相认识的,不过这个女人应该是很讨厌那个男人才对,所以她想应该是某个追求者之一吧。       年景同觉得很好奇,面前的这个女人让他觉得很神秘,好像怎么都捉摸不透一样,跳舞的时候那么优雅和性感,刚刚又展现了小女人撒娇的一面,随后又变回了落落大方就好像神秘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的镇定,年景同猜想这个女人一定是经历过很多,或者是夜场的常客,要么就是个科班出身的演员,演技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应该没有任何角色她不能胜任的吧!       看完记得:方便下次看,或者。
004 你知道惹上我的后果吗
      这一道灼人的目光,让千寒放下红酒杯,抬头看着眼前这个正在盯着她看的男人,那个眼神似乎在找寻着什么,好像非常想把千寒看的彻彻底底一样,这个眼神让千寒很不喜欢。       “先生,虽然你帮助了我,但是我很不喜欢你用这种像吃了我的眼神看着我哦。”双眸直面年景同的眼神,很犀利。       “是你还不习惯这种眼神吧?但是你身边应该有很多这样的眼神在看你才对吧。”这个女人真的很大胆,也是第一次有人敢用这种眼神看着年景同,年景同突然很后悔刚刚帮助她解围,他此刻更加的确定这个女人就是风月场所的女人,不然也不会这样被男人缠住。       “你后悔了吗?”好像是看穿了年景同的心思,千寒毫不犹豫脱口问道。       经历过的男人多了,千寒很容易就能看穿男人的心思,不过年景同就没有那么开心了,心思被被人看透是年景同最讨厌的,但是却有一些做贼心虚的感觉。       既然真的后悔了,那千寒决定再捉弄他一番。       “看你帅哥你真的后悔了,那我报答你好不好?走吧,对面就是酒店,我们去开房吧!”当然千寒不止是为了捉弄这个男人,也是为了牵制住飞鸿,飞鸿并没有走远,而是在远处一直盯着千寒看,如果她不想办法的话,很难躲开飞鸿,几万的任务就是麦克亚当,帅哥既然帮助她,那就好人做到底吧!       “小姐,抱歉我没有听清楚,你在说什么?”不与陌生人发生关系是年景同的原则,不过四年前的那个事确实是个意外,那天晚上他确实是喝多了,许是因为心情太差的缘故,所以就那么轻易的与那个吸血鬼面具发生了关系,不过他今天可是一点都没有酔,本来对吸血鬼的面具是很有期待的,现在他甚至开始厌恶这个面具,和面具下不知道长相的女人。       “你听不懂普通话吗先生,我是说我们去开房,报答你对我的帮助。”千寒分明就是在挑逗这个男人,之前千寒也认为这个男人和色狼没什么区别,不过为什么看他的眼神却感觉很严肃呢,好像很抗拒这个邀请一样?难道在故意隐藏色狼的本质?       “小姐,我想你找错人了,我不会跟你开房的,你还是找别人吧!”越来越厌恶,年景同想离开这个女人,找个清静的地方自己呆一会。       相承志在花丛中游玩之后就来到了年景同的身后喝着拉菲,一直在悄悄观察着这边的发展状态,不过听到年景同这么残忍的拒绝了美女的开房要求,顿时一口酒就喷了出去,难得有美女主动送上门,年景同找个傻帽居然拒绝?脑子是进水了吗?天理难容啊天理难容啊!       男人拒绝了她。千寒觉得真的挺好玩的,难得也有她看走眼的时候,以前都是自诩看人特别准的千寒,难道这次就退位让贤了吗?千寒还就不信这个邪。       从座位上下来,走到年景同的的身后,双手环住了年景同的腰身,细长白嫩的手指在年景同的腹部轻轻的来回的抚摸,而朱红的唇却贴在年景同的耳边,轻轻呓语,这样富有挑逗的动作和语言,任凭哪个男人都承受不住的,这样的动作,千寒从来就没有失手过。       “女人,你知道惹上我的后果吗?有本事承受吗?”       再对这种流连风花雪月的女人,年景同是断定这种女人是没有真正的感情的,不然也不会跳完一支舞就邀请男人开房,这种随随便便的女人是不可能谈一场真心付出的恋爱的!       不过这话听到了千寒的耳朵里却被理解成了另外一种意思,年景同把千寒当成了那种场合的女人,到这种场合在寻找猎物,不过这样想就更好了,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钱能够办到的事在千寒眼里都不算事,只要能顺利的脱身,千寒可以付给这个男人一大笔小费。       “男人,你觉得我没有那个资本吗?只要你愿意跟我走,我绝对有你想要的资本,懂?”千寒的身体慢慢靠近年景同,口中的热气轻盈的打在年景同的耳蜗,又暖又暧昧,小手在他的腹部轻轻的穿梭,年景同男人最原始的本能一点一点在点燃……       “小姐,你在跟我说话呢吗,呵呵,真可笑。”年景同真的觉得身前的男人在说笑话,风花雪月场所的人还会有真情吗,但是就是这样一点没有默契的两个人,接下来就会碰撞出一个美丽的误会。       千寒正在和带着面具的年景同在纠缠的期间,千寒的短信铃声响起来,看短信姐妹说已经搞定了,现在准备撤退。       但是千寒纠结的是,如果现在就一个人走掉的话,飞鸿那个阴魂不散的一定会缠上来的,到时候可能也会惹来麻烦,看来她真的需要找面前这个男人去开房间以此来摆脱飞鸿。       “喂,你不去的话就算了,说那么多干嘛,不去我找别人,再见!”看完了姐妹的短信,千寒立刻就和戴面具的年景同翻脸了,她不想在这里浪费更多的时间,只希望早点走掉可以一睹麦克亚当的风采,回去之后还有其他事要做。       但是千寒的这句话却把年景同惹怒了,她说要找别的男人,让年景同的心里十分不爽,这个女人真善变,刚刚还跟他那么暧昧挑逗,现在转眼间却说要去找别的男人,难道刚才那些把戏要在别的男人身上实施吗?不知为何想到这些年景同纪竟然有些嫉妒和愤怒。       在千寒转身的时候,年景同忽然拉住了千寒的手:“跟我来!”       年景同的声音霸道的不容拒绝。       这样美丽的女人,就算年景同不吃,也会换来别的男人吃,但是是这个女人先来染指年景同的,那么等会发生什么也怪不得年景同了。       “干什么?”千寒还没有反应过来手腕就被年景同抓住了直奔会场的外面。       看完记得:方便下次看,或者。
005 这个女人真是个疯子
      “废话那么多,刚刚不是你说要跟我去开房吗?怎么,后悔了?”       原来这个男公关这么霸道,一点都不温柔,也有可能是刚刚入行的,不过没关系,只要能带千寒安全的逃离这里就可以了,到时候随便扔点消费就轻轻松松的搞定。       “男人,你可真善变,呵呵,我跟你走……”进入电梯,男人按下了二十八楼,豪华的电梯飞速的向上升,千寒的嘴角上扬,飞鸿跟出来看到千寒跟一个男人上了电梯,气呼呼又转身离开了,看到飞鸿那失魂落魄走掉的样子,千寒得意起来。       心情阴转晴天,身边的年景同严肃的可以使周围的空气冻结,千寒忽然想要好好的捉弄捉弄这个新来的男公关,千寒忽然双手勾住了年景同的脖颈,身体贴近年景同,手不停的在他身上摸摸索索,男公关身上有洗衣液的味道,这倒是很少见,一般男公关身上都是具有很浓厚的古龙水的味道,看来这个男公关真的还是个新手呢,千寒忽然觉得这样捉弄他很有趣。       “男人,你选了我,是你的幸运,知道吗?”千寒是想说,选上她真的是这个男公关的幸运,因为千寒是个很大方的顾客,什么都不用做,还能拿比别人多两倍的价钱,当然是幸运了。       “这是电梯,你做这种动作不好吧,有监控的。”年景同好心提醒她。       但是千寒却一点都不害怕,因为她和年景同都带着面具呢,就算是看到了又怎样,看不清她的脸,谁又知道她是谁呢?       捉弄这种纯洁的小男简直就是人生的一大乐趣,外面的男人都是花心大萝卜要么就是花花大少,眼前的这个男公关却和别人都不同,一副正经纯良严肃认真的模样,这样的男人也许是百年难得一遇了,趁着千寒心情无比的美丽,所以趁热打铁,好好捉弄一下他吧!       到了二十八楼,年景同拿出口袋里的房卡,动作熟练的就好像进自己的家门一样。       “男人,没看出来啊,你已经把房间开好了。”然而刚刚进门,千寒就被抵在门口一双大手狠狠的按住了她,不等反应过来千寒就被带着面具的男人强吻了……       千寒睁大了眼睛,黑色的睫毛忽闪忽闪的,黑色的瞳孔好像个黑洞,看着面具后那个神情的双眸,愤怒的情绪席卷而来,猛地推开了年景同,一个巴掌清脆的响起来,年景同脸上的面具都开了一个口子,可想而知这个巴掌千寒打的有多恨。       “你神经病啊,我说跟你开房就一定要做些什么吗?太过分了你,给我滚!”千寒已经暴跳如雷的,恨不得打死对面这个男人。       虽然是年景同强吻千寒的,但是说到底还是年景同吃亏吧?那一个巴掌真的很疼,年景同脸上已经感觉到火辣辣的疼痛了,况且刚刚是谁在不知死活的勾引他?在会场喝酒挑逗,电梯里又不停的勾肩搭背,这个女人真的很莫名其妙,她的动作行为和现在的行为都脱离了年景同的认知范围,真的很不懂这个女人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使尽浑身解数不就是为了挑起他男人的**吗,现在又来装什么纯情呢?       年景同本以为到了房间女人会跟他来一场疯狂的**,没想到居然换来女人的大巴掌。       “我告诉你,像你们这种男人,我绝对不会碰一根手指的,你可别指望!”千寒一边怒骂着,一边低下头从包包里拿出一沓钞票甩向年景同,动作连贯又熟练,一点都不像风花雪月的那种女人,倒像是个贵夫人。       “呐,这是给你的小费,姑奶奶对你们这种男人一点兴趣都没有,这是双倍的价钱,你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得到这么多,是你的幸运,我说了我有资本,好了,再见!”       哼,男公关,真的是便宜了你,千寒倒不是心疼那些钱,只是想到刚刚那个强吻就特别的愤怒,她千寒居然被一个男公关给强吻了,想起来就觉得恶心!       做完一连串的动作,千寒就转身打开门离开了,红色高跟鞋在走廊响起一串叮当的响声,声音在进电梯的时候消失,年景同也刚刚才反应过来。       “**!”年景同一个拳头打在墙壁上,狠狠的骂了一句。       这个女人,居然用钱来侮辱他,“像他那种男人”,女人到底把他当成了哪种男人?手里拿着千寒留在的一沓钱,年景同心里各种不爽。       “小同同,这是怎么回事啊?发生了什么啊?你不是和女人上来那个吗,怎么看上去好像变成了一个战场了呢?”相承志一直是跟着年景同的,本来都已经拿着手机用秒表计时了,本来想看看小同同的战斗力有多长时间,但是不超过五分钟美女就走了,相承志真的搞不懂,小同同的战斗力居然这么短,难道是很久不那个什么的缘故吗?       “那个女人是疯子,神经病!”年景同觉得自己今天真的是走背字,倒霉透了!       “小同同,是不是你的战斗力不行,所以美女失望走掉了啊?”       “你看看这是什么?她居然给我一沓钱,说这是给我的小费!tmd小费!气死我了!”年景同愤怒一把扯掉脸上的面具,仍在了地上。       “小同同,你的脸怎么了?受伤了?”相承志看到年景同的脸上有一道血迹,好像是被人打了然后被面具又划伤了。       摸了一把脸上的血,“这个女人真是个疯子!”年景同忍不住咒骂了一句。       “小同同,原来是被美女打的,难怪你不要她呢,原来是她不懂得怜惜你,不懂得怜香惜玉的女人一点都不温柔,不要就不要吧。”       相承志这算是什么好兄弟啊,居然还来落井下石。       “相承志你到底在说什么?什么怜香惜玉,你当我是女人吗?告诉你,这件事你不许说出去,万一被第三个人知道了,我要你死得很难看!”年景同一副要吃人的模样,瞪着大眼睛狠狠的看着相承志,如果这件事被第三个人知道了,那他年景同这二十多年的英明就全毁了,真的是丢死人了!       看完记得:方便下次看,或者。
006 已经八年都没有谈恋爱了
      “放心放心,我什么都没有看见,发生什么我一点都不知道,我喝多了,喝多了……”话音刚落,相承志立刻就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       “小同同,没想到这么多年你还是那么有女人缘,但是你说你都想通了,居然还被个不知死活的女人打了耳光,虽然不知道那个女人长什么模样,但是看身材一定是个尤物,你真的迷恋上她了吗?”       “别胡说,我怎么可能会迷恋上她?这个女人是个神经病,不可以靠近,要不然会有生命危险的!”       年景同倒了两倍红酒,递给相承志一杯,自己那杯一口灌进胃里,想想也觉得滑稽,这么有原则的年景同居然同意跟女人开房,居然还发生了这种难堪的事,看来桌上那一沓钞票,年景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生命危险?有没有你说的那么恐怖啊,她又不是蛇蝎美女。”       “相承志,你赶紧给我离开,我马上就要喷火了,惹怒我,你知道要承受什么后果。”威胁一向是年景同和相承志之间的把戏,相承志也已经习惯了,不过看样子今天年景同收到的打击真的很大,还是少惹他为妙。       “小丫头力气还挺大,居然把你抽的那么狠,但是小同同啊,你们有没有看见对方长什么样子啊?”相承志想在走之前继续赖皮一会,不过过一会就真的要走了,现在年景同的脸受伤了,主会场那边肯定是去不了,作为好兄弟他必须帮兄弟去撑撑场面的。       “没有!”年景同面无表情的回答,说的倒也是实话,确实两个人都没有看清对方的样貌。       在年景同的酒杯还没砸过来的时候,相承志赶紧就识趣的走掉了,反正也已经知道了原委和想要的答案,不走还干嘛呢!       相承志离开后,年景同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着桌上的钞票,忽然想起美国四年的那个夜晚。       四年前也是化装舞会,也是吸血鬼面具,也是一沓钞票,年景同隐隐约约还记得四年前那个夜晚的细节,但是好像那个夜晚女孩被下了药,当时他也是帮助女孩解围,这次也是帮助解围,这两次碰到的女人多多少少都有些相似之处,都是那么的心高气傲,即使四年前那个夜晚夺走了女人的除夜,当然年景同也是第一次,所以他记得很清楚,不过他年景同一沓钞票就可以收买吗?一沓钞票的小费就够了吗?当他年景同还真的是牛郎啊!       距离初恋已经是八年的光景了,年景同已经八年都没有谈恋爱了,或许到了时间,也是时候该开始一段崭新的了吧?年景同从衣服口袋里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他想调查看看今晚的那个女人究竟是什么人物,在年氏的会场想要查清楚一个女人的身份,对于年氏总裁年景同来说,应该不是个困难事吧?       *******求收藏分割线***********       “千寒,终于下来了,等你二十分钟了,没什么问题了吧?飞鸿没纠缠你?”一上车,车上的姐妹纷纷问千寒。       “没事,你们放心吧,甩掉飞鸿很简单,不过我们一定要好好的注意好麦克亚当,千万要注意飞鸿,不能让他坏了我们的事,等到麦克亚当到手了,我们就都可以金盆洗手过上正常人的生活了。”       “麦克亚当是真品,没想到年氏居然拿真品出来展示,不过保安系统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严格,所以我们暂时不能在这边下手,还是考虑考虑有没有其他的途径能得到。”       “一个月后运往法国,我们可以再运往法国的途中做些功夫。”       千寒和姐妹们没有别的心愿,千寒是个孤儿,十几岁的时候就和三个姐妹一起自立了门户,这么多年姐诶几个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过上正常人的生活,不用每天都这样担惊受怕,千寒也很想像正常人那样谈恋爱找个好男人嫁了生个可爱的宝宝,只要保证这次任务万无一失,很快就离自己期待的生活不远了。       年氏作为珠宝的龙头,年氏既然敢在会场里就展示麦克亚当,想必安保措施必定也是十分严密的,千寒很明白现在麦克亚当的处境,不过千寒她们四姐妹也不是盖的,随便就进了主会场就能验明麦克亚当的真伪,姐妹们的实力也都是很硬的,不过千寒还是感激当初收养了她们四姐妹的养父的,十岁就开始了偷盗珠宝的活计,不过得到的都进入了养父的腰包,四姐妹分文都没有得到,不过在十六岁成年的时候,养父得了绝症离开了,四姐妹拥护千寒为老大自立了门户,也分别继承了养父的遗产,所以四个人现在各个都算得上是小富婆吧,虽然四个人当中千寒的年纪是最小的,不过也是最精明和灵活的,其他三姐妹都公认千寒是最有领导能力的,跟着千寒混,三人吃穿都不愁,所以很自然的就拥护了千寒当老大,虽然表面上千寒是老大,不过四姐妹都是部分彼此的,只是有时候需要拿主意的时候千寒作为主心骨会说两句,她们相处的都很和谐愉快的。       “早就知道会是这样,还得等一个月,不过没关系,一个月的时间我们还是等得起的,这一个月我们什么都别做,各自回各自的别墅做自己的事,千万别捅出什么篓子,等待时机没问题,我们就行动。”千寒说道。       “同意!“三人对千寒的意见均没有意见,说完了正事,四个人便开始了嬉笑打闹不正经的活动,不过千寒心底始终有个疑问,今晚的强吻她的这个男人,不知为什么竟然让她想起四年前美国的那个夜晚,同样也是帮助她解围,还是那个面具……       “千寒,明天是周末诶,你打算去做什么?”冷春问道。       明天是周末,大家什么都不用干,千寒也不用去学校上课,她也不用去上班,她想约千寒一起出去逛逛街。       看完记得:方便下次看,或者。
接下的剧情高潮,请用微信扫码继续看

故事未完待续… 【手机微信扫一扫】 继续阅读全篇~高潮不断


阅读 100000+ 58752
精选留言
我爱一条柴 36558
推荐大家一定一定一定要看完,后面剧情超级超级好看
12小时前
马上有钱 18689
关注公众号了,看起来很方便,下面有阅读记录,我已经看到1000多章了,越看越好看
3小时前
仰面注目夕阳 4300
我看完了,同类型小说里面最精彩的一部,没有之一,极力推荐
26分钟前
乄囍 3788
我之前都不怎么看小说的,完全被吸引住了
22小时前
行知合一 3340
哈哈,亮出身份时候那一幕超震撼
9小时前
孙不笑 2685
非常有意思,剧情扣人心弦,比看电视剧好看多了
13小时前
三蚊半hh 1963
的传奇人生绝对是每个男人的梦想
8小时前
青龙刺史 1768
埋下一大伏笔,肯定有惊人原因
13小时前
地有三江水 1536
不错不错,先关注公众号,有空把整篇看完
11小时前
露易湿衫- 1169
已关注,公众号里面还有很多其他小说都挺不错,估计接下来半年都有的看了~
18小时前
马上有钱 868
看到后面都没想到会是那种身世...哈哈,和我预想的不一样
29小时前
岁末圣诞树 775
我一直认为看小说比看电视剧更精彩,这部确实不错
19小时前
强强的ID 543
就是我小时候梦想要成为的那种男人啊,很热血阳刚
22小时前
莫非离别 461
什么叫扮猪吃老虎,过瘾!
35小时前
荏溯来-四寒 322
已关注,全是意想不到的套路,绝对是我看过的最精彩的剧情了
21小时前


版权: 成都益捷商务服务有限公司